虽为基层医院,我们也能将最先进的抗癌疗法用出“神效”

由于乙肝在国内的流行,再加之饮酒、水污染等,我国成为了“肝癌大国”。该病起病隐匿,早期没有明显症状,多数患者就诊时已是晚期,丧失了手术等根治机会。

晚期肝癌是一块“硬骨头”,平均生存时间不到半年,有效药物捉襟见肘,新药研发举步维艰。长期以来,索拉非尼是晚期肝癌唯一有效的分子靶向药。

然而,索拉非尼有效率仅2-3%,副作用明显,延长生存期有限,且价格昂贵,我国肝癌患者从中获益者不到2%,自该药2007年上市以来,近10年时间内没有找到另一种有效的靶向药。

2017年,另一个分子靶向药仑伐替尼问世,在对比索拉非尼治疗晚期肝癌的临床研究取得成功,成为了继索拉非尼后第一个对肝癌一线治疗有效的靶向药。

另外,名声鹊起的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在晚期肝癌的初期临床研究中显示出了惊人的疗效,目前已有PD-1抑制剂被美国批准用于晚期肝癌治疗。

然而,无论是仑伐替尼还是帕博利珠单抗等PD-1抑制剂均未进入国内,国内医生也无用药经验。

而我科收治的一例晚期肝癌患者,我们创新性使用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治疗,获得了惊人的疗效,直到现在,患者仍在使用该方案,肿瘤持续在缩小,生活质量与常人无异。

患者男性,35岁,既往有乙肝病史,2017年12月无明显诱因出现肝区隐痛,当地医院彩超发现肝脏占位,后于江苏省人民医院查增强CT发现肝内多发占位,诊断为原发性肝癌伴肝内多发转移,后于2018-10-23、2018-03-26性介入治疗。

患者2018-05-08来我科就诊,考虑患者年轻,局部介入治疗难以长期控制病情,经过科室讨论,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为患者长期生存,建议他尝试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治疗。后患者接受我们建议,分别于2018-05-13、2018-06-12开始使用第一次仑伐替尼和帕博利珠单抗,同时配合高强度超声聚焦刀治疗。

(治疗前肝脏多发转移瘤)

 

治疗期间,患者耐受性良好,肝区疼痛较前明显好转,食欲明显改善。2018-06-24再次入院,复查CT显示:肝内肿瘤部分缩小,部分液化坏死。这在肝癌这种顽固高度恶性肿瘤中是罕见的,现阶段,患者仍在接受该方案治疗。

 

(治疗后肝内肿瘤大量坏死)

无论国内国外,新靶向药联合PD-1抑制剂治疗肝癌的尝试较少,我们分析两种药物的临床研究数据,结合药物代谢特点、作用机制,在保证患者安全性前提下,大胆尝试两种新药的联合,获得了奇迹般的疗效,也为肝癌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总结了用药经验。

患癌是绝望的,一旦确诊,就意味着要提前考虑死亡这个沉重话题,我们是基层医院肿瘤科,没有高端的诊疗设备,没有最先进的治疗手段,但面对患者强烈求生时,我们也敢于尝试最先进的药物,敢于创新不同的联合方式。

这样的奇迹在我们科并不罕见,如化疗联合靶向药成功治疗的晚期胃癌;新型靶向药治疗成功的肝癌;化疗联合PD-1抑制剂成功的肺癌;化疗联合靶向药治疗成功的晚期乳腺癌等。

如今肿瘤治疗日新月异,PD-1抑制剂如同一场革命,正在改变肿瘤治疗方向,我们顺应这个大变革潮流,结合国内患者实际情况,及本科室现有技术,探索出贴合患者实际的特色治疗,希望能造福更多肿瘤患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渡疾网 » 虽为基层医院,我们也能将最先进的抗癌疗法用出“神效”

赞 (2)

评论 0